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各设区市税务学会  福州市    厦门市    莆田市    宁德市    漳州市    泉州市    三明市    南平市    龙岩市    教育分会  
   文学天地
诗歌散文
书法绘画
摄影之窗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天地 > 诗歌散文
站内搜索:
艤舟亭看杀老学士
日期:2019-08-09    来源:原创   

林可培

心似已灰之木,身如不系之舟;

问汝平生功业,黄州惠州儋州。

 

苏东坡北归,途经镇江金山,在李龙眠早先为他作的画像石刻上题写了上述《自赞》。两个月后苏东坡死了。

 

苏东坡死在哪里?死在常州奔牛顾塘孙氏馆宅里。他是去常州终老的,没有来得及安家就死了。临终之前苏东坡绝笔留言,叹道:某岭海万里不死,而归宿田里,有不起之忧,非命也耶?

 

苏东坡的命是不好。他后半生迭遭贬谪,从江西的湖北,到广东惠州,再到海南岛儋州:一州远于一州,一州恶于一州。哲宗驾崩,徽宗即位。徽宗赦他回内地安置,授他一个闲职,容他择地而住,只是京师除外。海南岛那样蛮荒之地,苏东坡快乐地熬过了三年。如今赦他回内地来,怎么很快死了呢?

 

说来无人相信,苏东坡是被人“看杀”的。这话并非出之他人之口,是他自己无意中间说了这么一句。

 

苏东坡船到常州,运河夹岸成千上万的人赶来瞻仰学士风采,挤得个水泄不通。66岁的苏东坡本已卧病半个月了,这时精神亢奋,他戴上束发小帽,披上短袖夏衫,坐到舱口,向大家致意。时在小暑大暑之间。太阳直射的热气、河面蒸腾的水气、夹岸的人气,烤得苏东坡支撑不住。他想起“看杀卫玠”的故事,苦笑着对船上的朋友说:莫非要把我苏东坡看死掉吗?一个多月之后,苏东坡离世而去。停船的地方后人建了“舣舟亭”,永远纪念他。

 

“看杀卫玠”怎么回事?晋朝有个卫玠,美男子,一次他从南昌去首都长安,遭人围观,四面像人墙一样堵住了。卫玠当时生着病,众人围观弄得他劳顿不堪,病体陡然加重,很快去世了。时人都说是“看杀卫玠”。苏东坡脱口而出的“莫看杀否”,是一种直觉反应,并不全属调侃戏言。—要知道“看杀苏轼”不单是这一次围观,是持续的一整年啊!

 

苏东坡的声望本来就高,北归时京城的朝论又于他有利。苏东坡所过的州县,地方官和朋友们都殷勤接待。一到洗尘压惊,住下后陪同游览,临行争相饯别。没有赶上趟的,还会跟踪追。流放海南时的苏东坡生活苦点却是安定的、规则的,北归途中一切脱出常规。“使君置酒莫相违”:官场热情请吃,你不好推辞。“敢因逃酒去,端为和诗留”:对求诗求字排着请他吃酒的,情面也难却。

 

苏东坡农历6月下旬起程,走了半年还没有出广东,腊月下旬还逗留在州。仅仅半年,苏东坡已累得不堪,肚子也吃坏了。他写信给前途的朋友说:我疲于人事,又苦于腹泻,需要调理身体才能继续成行。过了年他翻越大庾岭到了南(江西大余)。朋友去看他,发现他坐下来竟就打瞌睡。

 

正月下旬抵达赣州后改走水路,船家要等候赣江水涨开船,苏东坡乘机歇一歇。谁知他外出,寺、观等景点早就得到消息,压了一大堆纸等他写字,纸边上附着求字者的名字。他不认识这些人,但都一一给他们写好,有时写到天黑都写不完。南安有几个士人为了要一篇文章,盯着苏东坡一路跟到赣州,又等到清明,前后两个月,苏东坡才得空交卷。那文章是纪念南安一位太守的。

 

三月初苏东坡终于从赣州出发,顺水经南昌到庐山,再经南京到了仪征。这一路长途跋涉,苏东坡元气大伤,一蹶不振。他到常州后给朝庭的报告上,说他现在“百病横生,四肢肿满(营养性水肿?),渴消(糖尿病?)喋血(血痢?),全不能食者二十余日矣,自料必死。”读他这段话,真是心酸。

 

苏东坡累病到“自料必死”的地步,身不由己。人家想看他、会他,他又何尝不念及故友、旧地呢?要知道他流放边远八年了啊!

 

但是苏东坡委实走得太慢,北归路走成了归路。李白遇赦东归,归心如箭: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苏东坡却幌幌悠悠,颠簸漂泊了一年,这是为什么?—苏东坡对仕途不是没有想头,希望被起复召用。虽说他早已看破情。

 

苏东坡从雷州半岛进至广州时,京师不断传闻朝庭将要大用他。他是“蜀党”领袖,一帮子朋友在盼他复起。苏东坡从广州出发了。日远天高,缓缓北行,不急。他要观察朝政动向,确定落脚何处。

 

四川有他先人之墓,老家亲友望他回去,他一度动过心。但他以前在阳羡(常州宜兴)的湖边上买了庄田,还留有小辈在那边,是准备养老的地方。他派人到常州打前站,准备去那里安家【1】。这时许昌的弟弟苏辙来信,苦劝阿哥到许昌去,相互有个照应,离京师汴(开封)也近。于是苏东坡在四月分改计去许,据此安排了行程。五月分船从金陵开到长江北岸的仪征,要去许昌。突然听说朝中的时论转向,不利于苏。苏东坡临时改变决心—去常州!

 

苏东坡在进取与退隐之间徘徊了一年,至此尘埃落定。重锤震撼之下,苏东坡身心交瘁,自此不起。大船随即跨越长江,沿着运河朝东南开去。一到常州,就遇到那个“看杀”的场面,就上了请求退休的那个报告,说了“自料必死”的那段话。

 

苏东坡1100年农历6月20日离开海南岛,第二年6月15到的常州,折腾了一整年,落脚太晚,一个无可挽回的失误。

 

苏东坡正式发病是在仪征,夏至之后。开始是水土不服,起居不适,有点泻肚子。他没有在意。他用人参、茯苓、麦门冬煎汤喝,又买了黄芪煎服,均不见好转。仪征太守和其他朋友邀他作客,他仍勉力参加。他自己也经常关上舱门,独个喝得醉醺醺的。他约了米芾(米元章)从镇江过来舟中夜话,又与他同游西山。小米回去后,苏东坡腹泻转剧,困卧了两天。然后不得已带病开船,经镇江去常州。

 

苏东坡开头只像肠胃感冒,或是菌痢一类,不是致命的病,只是他的身体失于摄护,太过亏乏,加之投药不当,两个月的剧烈消耗后,回天乏术。

 

苏东坡懂点医道和养生,本是好事,但又给他带来弊害。他在海南信道家之言,用云母煮膏养生,有时他一买就是十斤云母。云母久服脾虚,影响运化。这次夏季泄泻,苏东坡自己给自己用药。人参、黄芪等补气药,麦门冬等补阴药,对他是否合适?从病情发展来看,越治越重,他裁在自己手里了。

 

苏东坡北归,不会这么快就死,他已经习惯了海南岛的生活。但是,苏东坡必须北归。北归是政治平反,恢复名誉。他不是官迷,他只是需要还他一个公道。如有让他一展才能的机会,当然更好。

 

苏东坡在海南岛绝过北归的念头,他说:“平生万事足,所欠惟一死。

 

在北宋后期的党争中,苏东坡一生坚持自己的政治理念,人格独立而问心无愧。每次贬谪,都能较快地由适应进入旷达,随遇而安。苏东坡一生喜欢喝酒和吟诗,狂放不羁而随心所欲。他的写诗,出乎性情,如“候虫时鸣,自鸣而已”。政敌屡次陷他于“诗案”,他却全然不顾,照写不误。他“饮酒但饮湿”,不管酒的好坏,都能喝出酒意,都能醉上。苏东坡在海南又撰完《书传》《易传》《论语说》数十卷,学问传世而中心有—除此之外,苏东坡还会有什么想头吗?

 

平生万事足,所欠唯一死。苏东坡满意自己的任真自适只此一足,万事足矣!现在,他能生还内地,已过所望,能歇到常州更是死得其所,再无所欠了。—他定是这样想的。

【1】当时东坡作词曰:买田阳羡吾将老,从来只为溪山好。——《菩萨蛮》

 

上一页:
下一页:群芳过后西湖好 【收藏本页】 【打印】 【关闭】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  使用帮助
地址:福建省福州市铜盘路30号 邮编:350003
联系电话:0591-87840097 Email:fjswxh@qq.com
技术支持:福州泰讯软件技术服务有限公司  建议使用分辨率为:1024*768
闽ICP备09045903号   闽公网安备 35010202000728号   Powered by SiteServer 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