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各设区市税务学会  福州市    厦门市    莆田市    宁德市    漳州市    泉州市    三明市    南平市    龙岩市    教育分会  
   税史漫说
当前位置:首页 > 税史漫说
站内搜索: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
日期:2019-12-09    来源:原创   

——清朝文人赋税思想的前瞻性

“日月忽其不淹兮,春与秋其代序;惟草木之零落兮,恐美人之迟暮;不抚壮而弃秽兮,乘骐骥以驰骋兮,来吾导夫先路。”屈原【1】该是用文抒发自己爱国之情的第一人。然而,心怀抱负如他,一心为国如他,却为奸佞所害,留下“举世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的誓言,让自己在汨罗江里永眠。

 

往后的时光,两千多年的岁月。屈原的形象,经久不绝,前仆后继。是屈原有意在冥冥中指引,让怀着“出于公心”【2】的伟大抱负的文人们的心灵有个安置的家?还是,中国的传统文化造就了一代代有着鲜明个性的文人?!仰观历史,真的为他们而惋惜——有时候也在想:若他们能在自己所处的位置上各领风骚,指点江山、激扬文字,中国的历史又该是一副什么景象呢?尤其是每当看着清朝历史的时候,这种感慨就越发强烈。

 

其实,早在明末清初,资本主义已在中国封建社会里萌芽,虽不是温床,但若加以引导,也许会以星星之火的趋势加以燎原。而资本主义的萌芽,必然蕴含着商品经济和民权意识的进一步发展。同时,也诞生了包含促进资本主义萌芽的发展的仁人志士的先进思想。“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3】这些忧国忧民的爱国志士,对历朝历代的兴衰荣辱进行了深刻的剥析,并切身体验了社会现状的贫富不均的状况。就此,他们发出了从政治、经济再到赋税进行全面改的的主张。甚至在城市市民里,发出了反对封建专制和要求自由平等经商赢利的呼吁。其中,一些反对传统赋税的思想已经开始出现。此时,要求顺应商品经济发展的赋税思想,如雨后春笋。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这是生于明清之际的顾炎武先生的诤言。顾炎武,号亭先生,江苏昆山人。他少年时曾参加明朝末期的反宦官权贵斗争,清兵南下时毅然参加抗清起义。后来失败了,就开始漫游中国,考察各地的风土民情,研究政治、经济,专研天下利病与民生疾苦之关系。“困境出人才”。顾炎武总结了游历的心得之后,著有《天下郡国利病书》、《顾亭林诗文集》等书。书中,对明清之际的社会的实际作出了较为透彻的解析,并提出了一些非常值得借鉴的关于国计民生的见解,其中包括赋税思想。

 

顾炎武认为封建赋税管理体制与国家权力的集中有着根本的联系。因此,顾炎武在《郡县论》中明确提出反对君主集权专制,以厚民生、强国势的主张。他说:“封建之失,其专在下;郡县之失,其专在上”【4】,指出封建与郡县之治更重要的是在于是否出于公心,能否职权确定,是否有一套完善的人才任用制度。而这只有实行分权而治,才能使得官员能够因地制宜,各尽其力,各施其责。与此同时,赋税管理体制才能更好地成为国家强有力的物质后盾,而不在是百姓的一种负担。

 

顾炎武游历至关中(陕西渭南潼关以西到宝鸡市宝鸡峡以东的地区),感慨道:“今来关中,自雩以西至于歧下,则岁甚登,谷甚多,而民且相率卖其妻子。至征粮之日,则村民必出,请之人市,问其长吏,则曰,县之鬻于军营而请印者,岁近千人,其逃亡或自尽者,又不知凡几也,何以故?则有谷而无银也。”可见,当时关中百姓的日子是何其难。统治者不分地区与民力情况,一律用银子纳税。这对以田为生、处于大陆以内的自耕农来说,不得不说是一个苛刻的要求。因此顾炎武在《钱粮税》里主张田赋要因人纳税,任土制宜,在偏远的地方,通商情况较少,还是应以实物缴纳。但在比较繁华的大都市,因有较频繁的银两流通现象,因此就可用银子纳税。正所谓“今之言赋必曰钱粮,夫钱,钱也;粮,粮也,亦恶有所谓银哉?”同时,顾炎武还反对横征火耗。当时,统治者沿袭明以来以银纳税的方式,但百姓们多以碎银缴纳,而碎银不利于进库保存,因此要将碎银熔化后,铸成大银进行保存,因此官员多向百姓征收“火耗”。耗羡“官重一官,代增一代,以至于今。于是官取其赢十二三,而民以十三输国之十;里胥之辈又取其赢十一二,而民以十五输国之十。”可见,这对百姓是一个沉重的负担,也造成了国民贫而奸吏富得局面。因此,顾炎武极力反对,认为耗羡只是让百姓陷入更加困难的境地。

 

顾炎武在主张“任土纳税”的同时,也提倡“丈地均衡”。他追溯历史、解读现实后,认为土地分配不合理,土地拥有的多少与缴纳的赋税比例不成正比。山东有这样的现象:“田宽则赋减,赋减则徭轻”。在福建也有类似的情况:“有田连阡陌,而户米不满斗石者,有贫无立锥而产米至数十者”。等等这些情况,最终得利的只有地主阶级,百姓只是他们聚敛财富的工具,而对于国家的财富和百姓生计确是极大的打击。因此顾炎武主张要均赋,需先丈量土地,然后再均田,只有这样才能保证“耕者有其田”,并使得百姓负担合理的赋税。然而,这只能是顾炎武心中的美好幻想罢了,土地兼并的现象不能得到根除,封建赋役对百姓的压榨就会更甚。

 

顾炎武的赋税主张若能得到实现,那么对封建国家借征银以聚敛财富无疑起到了一定的抑制作用,这对于比较边远地区百姓的生活的改善也有一定的帮助,防止百姓在征粮之日卖妻卖子等情况的发生。但这并非表明顾炎武就反对了货币缴纳的形态。在《钱法论》里,顾炎武进一步阐释了货币、物价与赋税的关系——控制钱法,稳定物价,稳定赋税。只有这样,才能让百姓知晓自己所应缴纳的赋税额,才能够有效地防止贪官污吏滥用职权搜刮民脂民膏。

 

与顾炎武处于同一时代,有着类似经历的王夫之的赋税思想,也是值得学习与参考的。王夫之,字而农,湖南衡阳人。明朝灭亡时,曾参加抗清活动,失败后,归隐山林,潜心研究世道变迁治理。他熟读史书,对历朝历代封建王朝的赋税思想进行了深刻研究,并提出不少赋税方面的见解。

 

首先,王夫之主张统治者要使得百姓“耕者有其田”。自古以来,“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因此占有土地的都是一些地主阶级,而百姓只是土地的耕作者。土地所有者与耕作者之间,有着不可调和得矛盾——所有者拥有的地多,纳税却少,而百姓少地或者没有土地却肩负着国家主要税收来源。此种情况,只有让百姓真正拥有土地了才能真正减轻农民的负担。同时,王夫之也主张征收各种商税。他认为交纳赋税应该是“王民之职”,倘若只课税于农民,而对商贾不加以赋税的限制,不符合赋税公平的要求。

 

其次,王夫之极力主张轻徭薄赋,并要对赋税方式进行改进。他对于施行田赋征税折色给与了肯定,认为这有利于百姓而无害于国家。但是王夫之与顾炎武一样,也不赞同对粮食折色征钱,认为这有损粮食的地位,因此。征收粮税时,要根据各地运输途径的远近,加以酌定,不比一律折钱。而且,官员在征收赋税时,不能重征取。这样的做法,如同“杀鸡取卵”。经国理财,要懂得“欲速则不达”的道理。当然,若要保证这一理念的顺利进行,必须要赋税法制化,而且要从简从轻,因地制宜,便民利民。而且,他还主张地方分治也是税收管理的一项重要体制。

 

再者,王夫之还极力提倡通海征商。他对明清闭关守国政策极为排斥。他认为闭关自守如同画地为牢,目光短浅,不利于国家的发展。只有对外通商,才能与时代同步,实现“富国富民“的愿望。而且,我国是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在国内存有大量多余物资,不对外通商,则会出现“物滞于内而金钱拒于外”的现象。最终,这些积压的物资会使得国家经济匮乏,日复一日,百姓越来越贫,越来越贫则赋税就给付有困难,百姓赋税困难就又使得经济更加萎靡。相反,若是,统治者能“悉我所有,邻道所无者,相与贸易”,便能换回大量的银币,以充国库之实,岂不乐哉?!不过,这只是王夫之给彼时的中国的勾勒的海市蜃楼罢了。

 

清代前期还有许多学者文人对于赋税思想有着自己的见解,如黄宗羲、郑成功、唐甄、陶澍等。但它们最终都没有成为清朝赋税制度的主流。究其原因,有着多方面的因素。其中,最重要的是当时统治者的政治需要。昏君自不必说了,他们的政治需要已经不是自己的主张,而是一些奸佞狐假虎威的为非作歹。而君会有自己的所思所想,会在大臣的建议里,提出自己认为合适的主张。顾炎武、王夫之等人的赋税思想不能说不好。只因他们有些思想太过前卫了,已超出了封建君主所能承受的范围。封建社会,一个经济自给自足的社会,一个枕着“天朝上国”的美梦的社会不会主张航海通商,不会放弃自明清以来以货币纳税的主张。

 

其次,文人的清高也是不可忽视的。顾炎武、王夫之等虽生在明朝,也曾反抗过清朝。不过,若他们不是以游历或隐居来度过自己的后半生,而是能够积极地走入仕途,或许他们会有另一番作为。顾炎武在康熙十年(1678)开博学鸿词科,朝庭一些官员极力推荐他应试,他致书:“刀绳俱在,毋速我死。”对投清变节者,他斥骂:“蓟门多狐鼠,旧日须眉化儿女”。他在《精卫》里写道:“万事有不平,尔何空自苦?长将一寸身,衔木到终古。我愿平东海,身沉心不改。大海无平期,我心无绝时。呜呼!君不见西山衔木众鸟多,鹊来燕去自成窠!” 【5】执着如此,即使有着“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抱负,也只能吟唱着:“停杯投箸不能食,拔剑四顾心茫然。欲渡黄河冰塞川,将登太行雪满山。”【6】吧。他们就像王勃在《滕王阁序》【7】里感慨的:“孟尝高洁,空怀报国之心;阮籍猖狂,岂效穷途之哭!”以前很敬佩陶渊明“不为五斗米折腰”【8】的精神,现在想来,却发觉原来那只是文人的清高,辛酸的清高。而对百姓确是极大的不负责——不愿意接待上级领导,就擅自摘下乌纱帽,这是多么大的失职啊!

 

因为文人的清高,想必他们的人际关系也不怎么好吧。俗话说:伴君如伴虎。封建统治者要的是你能够适当地出出主意,乖乖地效忠于他和朝廷,而不是让你甚至在太岁头上动土。毕竟魏征与唐太宗微妙的关系,历史上并不多见.民主政治在清代文人中被倡导,但时代的局限让其政治不能,这是许多因素交错而成的网。但这不能看成是文人的悲哀。他们未在政治上有所建树,却开辟了另一天地的辉煌,如李白。若当时他在仕途上顺利,或许我们无机会欣赏如此潇洒美丽的诗篇了。同样,顾炎武、王夫之等人也因此赢得了清朝思想家的美誉。正依老子所言: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得与失之间,是一门深奥的学问。

 

 

 

 

 

注解:

【1】屈原(约前340-约前278),芈姓屈氏,名平,字原;又自云名正则,字灵均,汉族,战国末期楚国丹阳人。楚武王熊通之子屈瑕的后代。屈原是中国最伟大的浪漫主义诗人之一,也是我国已知最早的著名诗人,世界文化名人。他创立了“楚辞”这种文体,也开创了“香草美人”的传统。代表作品有《离骚》《九歌》等。

 

【2】指考虑事情以国家和集体的利益为出发点。

 

【3】《岳阳楼记》全文   范仲淹著

作者在这句话中也同时寄托着以天下为己任的政治抱负。

 

【4】《郡县论》  顾炎武著

这句话的意思指的是分封制之所以造成国家的衰亡是因为地方权力过大,而郡县制其实代指的是专制主义中央集权制,顾炎武指明专制主义中央集权制是造成当时国家贫弱的根本原因。

 

【5】诗中顾炎武把自己比喻为精卫鸟,决心以精卫鸟填海的精神,实现自己抗清复明和编写巨著的大业。精卫诗表达了他坚持气节,不向清王朝屈服的决心。

 

【6】《行路难》全文   李白著

李白也曾醉心于官场,无奈,值得御用文人一称号。对于李白,何以解忧,为有诗歌。李白将自己不得重用的的愤懑心情,在此诗里流露出来。

 

【7】《滕王阁序》  王勃著

王勃受友人之邀,与诸位文人在滕王阁序。后在该诗里抒发了自己的凌云壮志。

 

【8】陶渊明(约365年—427年),字元亮,号五先生,谥号靖节先生,入刘宋后改名潜。东晋末期南朝宋初期诗人、文学家、词赋家、散文家。东晋浔阳柴桑(今江西省九江市)人。曾做过几年小官,后辞官回家,从此隐居,田园生活是陶渊明诗的主要题材,相关作品有《饮酒》《归园田居》《桃花源记》《五先生传》《归去来兮辞》《桃花源记》等。

 

上一页:师夷信仰以革命 怎奈小农局限多?
下一页:天下为主,君为客 【收藏本页】 【打印】 【关闭】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  使用帮助
地址:福建省福州市铜盘路30号 邮编:350003
联系电话:0591-87840097 Email:fjswxh@qq.com
技术支持:福州泰讯软件技术服务有限公司  建议使用分辨率为:1024*768
闽ICP备09045903号   闽公网安备 35010202000728号   Powered by SiteServer CMS